NuffnangX

Saturday, July 30, 2016

妈咪生病的日记 Mummy's sickness



2016年7月30日  (星期六) 4:00pm
Do Re Mi : 003711

外表坚强的我是咬着牙根撑着,心灵其实很脆弱。
我是独立的女生,从小到大面临困境都坚强面对,所以熬过一次又一次的困境。
自己曾经经历挫折与勇敢面对困境是人生另个成长的阶段,环境所逼,这使我不得已变得更坚强。
每一天,每一次想念和妈咪在一起的时光,心依然痛,眼泪依然不停流。
虽说然时间淡化一切,但我觉得内心的痛是时间再漫长也是无法改变的。
妈咪不再身边已经123天了。
我从小眼泪很少流的,但却妈咪离开的第一天开始,我眼泪就像坏掉的水喉头不断地滴水,好像永远流不完。

可是生病50天,妈咪从来没因为自己生病而掉过一滴眼泪。
妈咪的用医药费和后事费共RM100,000.00,钱真小阿。
自己一个人还要想办法解决这些钱财事,不简单啊,保险费,电水费,各个家里的费用. =.=
现在工作每次出坡,晚上9点多才到家。除了疲累还是疲累。

整个家由我一个女生来承担是多么的承重,毕竟各个又是有病再身,好疲累的生活。
照顾妈咪在那50天,我一天只睡2个小时,妈咪也一样,我们两完全无法入眠,我是24小时照顾她,只能在她入睡两个小时才能入睡,其他时间不断测查她的身体状况,。
同时我还需要照顾皮肤病的爸爸,两边照顾他们是多么疲累,还要打扫家务,煮饭等。
我佩服自己能熬过去,那时我的手脚早就麻痹疼痛,左脚也再次扭伤旧伤,腰骨痛,胃痛等,一天睡两个小时或者没入眠,我知道我一定要撑住这段时间来照顾父母,绝对不能倒下。

现在身体多风,低血压,缺血,贫血,导致身体手脚麻痹隐痛,心口猛痛,胃痛,
左脚旧伤隐痛等的毛病。下雨整个人就麻痹隐痛,就知道要下雨,预测天气报告。哈哈



妈咪生病的日记:
每一天都会拍生活照,这就是唯一最好能陪伴妈咪的时光。

2016年2月1日 (星期一)
妈咪食量越来越小,小到只喝麦片,无法进食任何食物。
肚子腹胀,风很多,身体疲累,憔悴瘦了一大圈。
可是每天还下厨煮饭给我们吃。
感觉妈咪好像生病了,虽然粗重的家务,她还要能力做,就带妈咪看了政府医院3次,不一样的医生都说是肚子胀气是胃痛给胃药而已。

2016年2月8日 (星期一)
新年第一天,去外婆家吃团圆饭。
妈咪没有胃口进食,使身边的家人担心。
很奇妙的事,大家关系一向来没有很好,从来不拍全家福。
这一天大家竟然想拍全家福,而且我看到妈咪默默在一旁拍我们。

2016年2月9日 (星期二)
早晨,妈咪真的感到不舒服,决定鼓起勇气看专科医生。
但医生请假,所以就照行程去了小姨婆的家。
我说我们开心拜年吧 ^_^ ,还在医院面前拍了一张照片。
那时我拍那张照片,总觉得需拍照留念,无论踏进了发生什么事,照片是最好的留念。

2016年2月10日 (星期三)
等了大半天,我们预算要留院了。
65kg变成50kg。
还是没胃口进食。

2016年2月11日 (星期四)
开始身体检查了,医生早就知道是什么病,也很坦然告诉了我妈咪说得了肠癌。
癌症扩散身体内器官,肺,胃,肠,子宫,肚子,全部淋巴等。
我知道那一瞬间,妈咪很惊讶,很失落,但一滴泪也没有流出来。
当她告诉我的时候,我就开始做心理准备了。

2016年2月12日(星期五)
下午安排开刀,妈咪却不愿让身旁的人担心,除了我和她本身,没有第三者知道开刀此事。
我们俩都很乐观面对这个病情,我们俩说一定会医好的,没事的。
虽然我心里知道,妈咪的宿命不久了,可是还是相信奇迹会发生。
可是开刀从下午1pm到6pm ,一个人的等候是多么的煎熬呢。
医生把妈咪的一部分损坏肠胃,子宫切除,亲眼看到切除的部分,心是多么心酸。
妈咪平安没事就好。
晚上,婆婆心里还是很不安,一听到妈咪动手术,整个人哭得不像样了。

在医院的时候住了两个星期:
修养期间,不到一天,妈咪就不打麻醉药,伤口也没疼痛,医生说妈咪康复很快。
可是发烧一个星期,每一天我的手脚潮湿,替妈咪抹身,导致自己也一起发烧,一天只能睡两个小时。
看着妈咪尽量靠自己力量爬起来,真强,还教我如何照顾病人,按摩她等。
那时的她心情是多悲伤却不让我们担心,很坚强对我们有说有笑。
每次进食依然呕吐,肺积水,有痰,呼吸困难,每一天吃止痛药。
那时安排时间治疗Kimo可是却来不及在4月份进行。
妈咪不断流血,她开玩笑说子宫切除还来月经吗,应该是肮脏血排出来。
那时原来身体已经不行了,排出来的尿液是血是身体承受不了。
我在医院学习了很多东西,如何照顾病人,每一天,我需清理妈咪的伤口粪便,那时因为要保持肠胃顺畅,粪便都是从另个小洞口排出的,每一天无法控制小便,需穿成人尿布。

我觉得我们俩乐观态度太厉害了,明明严重的症状却说的如此轻松。

2016年3月29日
她要求不要在医院住,那时只见隔壁病房一个一个上路,再也看不到人了,多可怕啊。
在3月29日晚上,点灯尽然灭了两次,我已有不好的预感了。
那晚和哥哥在家中提早庆祝生日。
其实4天前,她的手脚冰冷,我知道她的时间已经接近了,她撑多久保持清醒,连续那几天我多怕妈咪一入眠就醒不来,那晚前一天3月29日,我不让妈咪入眠,就是怕她一睡醒不来,可是那时的她早就呼吸困难了。


2016年3月30日
早晨7:00am开始,我已知道妈咪撑不住了。
竟然在这个时候,婆婆车祸被人撞,那个人还跑掉,婆婆自己从车爬出来求人求救。头上缝了针,就赶过来送妈咪最后一程。送妈咪最后一程是邻居们,感谢她们的陪伴。
我还替妈咪走最后的CPR,可是已经不行了,9:30am,妈咪离开人世了。最后是呼吸困难,安心上路了。

那时知道妈咪时间不长,早就问过妈咪的后事如何处理,和交代有关人事随时准备。
我们真的很乐观面对这一切。

感恩,感谢身边的亲戚朋友帮忙。。
我觉得我已做到了一个女儿的责任,妈咪也以我为荣,但你不在,对我而言打击太大了。
现在的我整个人虽然还是开朗乐观,但多了一份寂寞,孤单,无精打采的精神了。
我会尝试慢慢走出来。







No comments: